F3

情歌 为何沦为情歌

我的生存之道 15 END

15 Don’t look back in anger 


西岛的婚礼,最终顺利举行。

虽然她本人极度慌乱,常常半夜在line里发一整屏感叹号,又躲在公司里玩失踪。所幸都像小原安慰她说的一样,船到桥头自然直了。

樱井的助理买了一套老字号的筷子,送礼和收礼的人都很喜欢。长桌上有各式甜点,黑森林和布朗尼都有拥趸,节食众人也纷纷破戒。

新人和双方父母致辞完,宴会正式开始。樱井和松本这一桌,人不是最多,酒杯却空得最快。除了乐队成员,就是助理和经纪人。今天玩乐过,马上就要开始全国巡回。

有人坐到一半,中途还要出去接电话。

“来,多喝两口,醒了继续卖命工作。”

“我当然会——看看...

我的生存之道 14

14 I can see a liar


樱井站在舞台下。

台上的人回头,分明有一张最熟悉脸孔。

樱井笑:“跳下来。”

“我喜欢站在这里。”

“但我已许久没抱过你。”

“太高了。”

“我会接着你。”

他张开双臂。

松本跳下来。他一下没站稳,向后踉跄一步,两人一同倒在地上。

樱井闷笑,压在胸口的重量坚实又甜蜜。


压在胸口的重量——

下巴湿漉漉,是帝王在热情和他打招呼。

樱井推开它坐起来。好梦太长,他仍晕乎乎。和帝王互瞪一阵,终于想起来。

“是了,今天回家,对吧?”

和小舞约好,早上十点,她过来接帝王。时间都到下午,却毫无联络。樱井打过去,手机又关机。

不得...

我的生存之道 13

13 I hope, I think, I know


“我长胡子而已,不是长了个肿瘤。” 樱井说, “别这幅表情。”

西岛一声不哼看着他。

“曲子还没写好,过三天再来催吧。”

她叹气。 “从京都回来已经三个星期了。快振作起来吧。”

“三——天——” 

她说:“再给你三天,也不过是再给你七十二小时酗酒酗烟。”

客厅里一地狼藉,无从下手,她只好象征性地将空啤酒罐和烟头扫到大袋子里。

“新的助理,你已经见过了吧?”

樱井陷在沙发里一动不动。 “我说过我不需要助理。”

“你当然需要。至少得有个人确保你的三餐不止是威士忌,或者留...

我的生存之道 12

12 Sad song


手机屏幕又一次亮起。

松本呆坐在房间飘窗上。他从凌晨望到天亮,便有熟悉号码一直打来。

手机调了震动,像个不知疲倦的舞者一直原地转。

他终于忍不住打开留言信箱,一打开就是众多喝彩声。西岛在大笑,小原在呼喊着让人开最贵的酒。又有人把手机抢走,是二宫在问J你怎么还不回来。

最后樱井拿着电话走到安静处。他小声地问,你是不是忘带手机?我一直打,也没人接。想告诉你J&E又愿意和我们签约了,大家都开心得要疯,就先庆祝一下。

樱井问,你什么时候才回来?

松本把头埋进膝盖,长久地沉默。


小舞见他神色恹恹,牵着帝王来安慰他:“有个好消息。”

“什么?”...

我的生存之道 11

11 Keep the dream alive


七月,家中传来消息,樱井的父亲回来了。

樱井走不开,松本趁着假期回去几天。到家,有人欢呼着冲出来迎接他。

“长高了。” 他笑说。 “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

小舞笑, “想给你个惊喜。”

樱井的父亲接受了一个在京都大学的任教位置。他带着现任妻子住在学校附近,小舞则转入了他和樱井的母校。

闲时,她仍跟着老人进修花道。在伦敦有不少有趣见闻,她在课间与大家分享。爱笑又活泼,和各位太太夫人们都聊得不错。

她应邀到别人家里喝茶做客。走得匆忙,翻过的旧相簿还摊开在茶几上。

“这家伙,走到哪里都像台风过境。” ...

我的生存之道 10

(发现一个很严重问题:我把所有开学时间都设在了九月……)


10 Stand by me


决定好搬家,松本当机立断,开始做大扫除。

被铺枕套洗了还不够,恨不得再用开水烫上一百遍。

白色床单晾在阳台上,风吹得鼓胀,像面饱满的帆。

请人来家里洒药,他们便去松本家收拾。松本考出来的车牌总算派上用场——其他的好说,他那台缝纫机,没办法带上公共交通。

于是租了辆车开到家里。上楼,他邻居正好也在。那人第一次见樱井,倚在门边将他上下打量一番。见他脸孔与身材都漂亮,吹了个口哨。

松本轻描淡写地抛一句。 “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。”

樱井低头憋笑,脸都通红。

松本说:“还以为...

我的生存之道 9

09 Who feels love? 


“在干什么?”

松本翻过一页。 “看杂志。”

“什么杂志?”

“时装杂志。”

“叫什么?”

说了他也未必知道,但问是一定要问的。

“《芭莎》。” 

“哦。” 果然。

他又问, “在想什么?”

也只有谈恋爱的人会说这么直冒傻气的话。

松本在想他的记忆。有人依时间顺序,春夏秋冬,追溯过往。他的记忆是一个古老的胡桃木柜,珍藏着香气,衣料,色彩。文化祭那一大堆杂物,跟着樱井去了东京,无所事事的晚上,他找一瓶指甲油替松本涂上,成熟李子一般黑紫。某个下午,樱井站在小阳台上抽烟,背后夕阳一片流...

我的生存之道 8

8 Sittin' here in silence (on my own) 


两场闹剧过去,已经是七月初。

毕业典礼后,樱井便准备动身去东京。但上京之前,要先摊牌。

他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,无奈祖父神通广大,他只能先发制人。

“我认真想过了。” 他说,  “我认为自己无法以花道为业。没有意愿,也缺热情。”

老人端起杯子喝一口茶。 “那你的计划是?”

樱井心想,明知故问。 “在乐队很开心。” 他又补充, “也很有意义。”


“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樱井板起脸,模仿着祖父的语调。

“就这样?” ...

我的生存之道 7

7 The shock of the lightening


六月份,松本的交换结束。

回国那天,樱井和生田都来机场接他。

“连派头都不一样了。” 生田碰碰他墨镜。 “像个好莱坞的star.”

“走吧。” 樱井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刚刚看到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。” 松本摇摇头, “走吧。”


车先绕路,到生田家将他放下。快到自己家,发现门口又停了辆出租。车尾箱开着,正有人在卸行李。

松本调下窗:“那就是我在机场看到,说和你很像的人。”

开门下车。那男人转过身来,西装衬衫,气质儒雅。但看他五官,再看看樱井,两人关系再明...

我的生存之道 6

6 Going nowhere


第二天天蒙蒙亮,松本就爬起来。

他一夜没睡,四点钟便去找了司机,请他提早送他去机场。放轻动作,把行李都带下楼。在玄关环望,已经变得熟悉的厨房,客厅,楼梯……想了想,还是坐下来给爷孙俩写了便条,说自己先一步去了机场,请他们不用担心,落地后就会打回家报平安。


从东京飞往洛杉矶要十多小时。他无事可做,只有蒙头大睡。做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梦。一时是樱井被他亲了,一脸错愕,避之不及。一时是外公怒不可遏,大吼着让他滚出这个家。

睡得筋疲力尽。

上一次出国,还是刚学会走路时,母亲带他到夏威夷玩。印象最深的是他晕机,吃了个果冻,还吐了母亲一身……也不是派得上用场...

© F3 | Powered by LOFTER